2013年12月

湖南警察被指凌晨持警棍盾牌抢走瓜贩尸体警察湖南围观者新浪新闻

  临武县官方昨日通报:7月17日上午,临武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在执法过程中,与南强镇莲塘村民邓正加发生争执,邓突然倒地死亡。

  大约4点40分左右,“天快亮了,家属以为会和平解决,没有任何防备和挑衅的情况下,警察先冲过来,手持警棍和盾牌,对现场围观者一顿暴打,伤者包括老人和小孩。”

(原标题:临武城管被指打死瓜贩续:警察凌晨抢尸 持械追打围观者)

  据悉,人群被驱散后,警察从冰柜里抬出死者邓正加的遗体后拉走,整个过程前后持续20分钟。

  上述家属在电话里告诉新京报记者,警察大声高呼,持械追打围观者,包括路人和亲属在内的十余名围观者被打伤。“死者的大女儿背部、脑袋、胸部被打伤,缝了好几针,一个年轻的路人,脑袋被打破,在县中医院救治”。

  截止到发稿,临武官方未对此事进行回应。

  家属告诉新京报记者,邓正加的遗体被拉至南强镇莲塘村进村路口后放下。

  新京报快讯 (记者刘刚 实习生许梦娜) 今天上午,在停尸现场的家属告诉新京报记者,凌晨2点,家属找来冰柜存放死者的遗体,亲属和村民以冰柜为中心,围在文昌南路的事发现场。

相关的主题文章:

日本出版业的黄昏

  无疑,书店业界正处于大变动时期。盛期的1990年前后,全国共有25000家地面店(不包括旧书店)。随着亚马逊等网店的冲击,地面店以大约每年1000家的速度递减,今天还有约15000家,但仍多于 书出版的首印数。到过日本的人,会惊讶于其书店之多。且很多店都位于黄金地段,店堂豁亮,格调典雅,多附设文具店和咖啡座功能,是大学生和白领放松休闲的好去处。

  日本出版的问题点

  日本传统书业似乎已迎来了黄昏时分。但黄昏并不等于黑暗,黄昏也有黄昏之美。趁夜幕四合之前,准备好蜡烛。就算黑夜真的降临,也还可以秉烛夜读,并不等于消亡。

  2009年度,杂志发行量减少6.9%,为22.6974亿册 vans官方網;销售码洋减少3.9%,为1.0864万亿。其中,月刊减少5.9%,为15.1632亿册;周刊减少8.9%,为7.5432亿册。杂志整体6.9%的减少和周刊8.9%的减少为过去最大的锐减。2000年以后,杂志市场已缩水了33.3%。

  现代出版业的成立,系基于“书与人的邂逅”,而书与人邂逅的场所则是书店。在书店业已呈现整体萎缩的情况下,所谓“出版的发展”确乎成了一种奢谈。从这个意义上说,传统书业似乎已迎来了黄昏时分。但黄昏并不等于黑暗,黄昏也有黄昏之美。趁夜幕四合之前,准备好蜡烛。就算黑夜真的降临,也还可以秉烛夜读,并不等于消亡。〔本文原系在北京新闻出版局编辑出版继续教育课(2011年12月15日)上的讲座,后经改写而成。发表于《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月12日号〕■

  日本出版业的黄昏

  2009年新创刊杂志135种,比前年锐减42种,为仅次于1989年的低水准(1989年为112种,直接原因是经济泡沫崩溃)。而同时,停刊休刊杂志的数量为189种,比过去增加3种,为过去历年的高水准。杂志总发行种类为3539种,减少2.0%。日本新闻出版业界近年来流行所谓“Scrap&Build”(废旧建新)的说法,可事实上旧刊没少废(Scrap),新刊却少有出台(Build)。

  因此,可以认为,地震对出版业的影响主要局限于物流、资源等物理层面,是暂时的,其本身并不构成出版业的负增长拐点。

  因此,2010年度到“3.11”大地震前夕,业界通过减少新书供应,试 遏制退货率的居高不下,虽然收到一定的效果,但却进一步加速了 书市场的萎缩。

  如果从中国的感觉出发,这种可维系出版社、书店、作者及读者四方“多赢”的价格维持机制,诚可谓好处多多,不亦乐乎。但它却带来了两个问题,其一是退货率居高不下。书店从中盘商进货 书,但不必立即结账,以几个月到半年一次的周期(具体时间根据合同,最长半年),按实销册数与中盘商结算。但半年后,如果 书仍滞留店面的话,书店便须买断。这样既占用基金,又占仓储空间,多数书店会把销售半年之后仍未卖掉的 书退货(即退给中盘商。中盘商再根据实销册数,扣除自己的消费手续费,再把剩余 书退还书店)――此乃造成退货率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一般认为退货率安全线是35%以下,目前已突破40%。长此下去,“多赢”结构殊难维系。

  而与此同时,一些大型连锁书店陆续开业,且营业面积大,营业时间长, 书品种丰富。特别是近年来,“新古书店”和“漫画咖啡”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无异于“雪中送炭”。前者,不事珍本善本的搜集,专门经营近年出版的新书,品相与新品几无二致,但价格却便宜得多;后者,以漫画书为主,兼营租借,非常吸引年轻读者。正是这些因素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书店业的衰退。

  1976年,出版码洋首次突破1万亿日元大关;1989年,突破2万亿日元;在高峰的1996年,达2.6563万亿日元。从1976年起,杂志销售额开始高出书籍码洋,呈现“杂高书低”的态势,杂志成为出版产业的最大推力。上世纪八十年代以降,书籍与杂志的比例为4:6。八十年代十年的增长为40.4%,而九十年代十年的增长仅为5.1%。

  如何看待大地震对书业的影响

  书籍新发行册数,为7.8555万册,比过去增加2.9%。可见在所谓出版不景气的大环境之下,出版社为适应读者趣味多样化的需求而作的努力。书籍的平均单价在连续六年下降之后,2009年度为1123日元,比2000年低了7.0%。这是因为在全部 书品种中,文库版(东洋出版的标准化开本之一,即所谓的口袋本。因节省纸张,便于 ,故书价低廉,易于普及。早在1903年,即由当时的富山书房推出,其蓝本是德国的莱克兰文库)、新书版(所谓“新书”,并非新旧的新,而是东洋出版的另一种标准化开本,尺寸为182mm×103mm,非常普及。早在1938年即由岩波书店作为“现代人教养新书”推出,其蓝本是英国的鹈鹕丛书)和选书版(近年来定型的一种标准化普及开本,大致相当于我国的小32开。但因日本精装本高度普及,选书一律为平装本)的比重进一步上升的缘故。但退货率持续恶化,达40.6%,连续两年突破40%大关――市场进一步缩小。

  刘 柠

  关于报纸

  关于书籍

  再看销售码洋:月刊减少3.2%,为8445亿日元;周刊减少6.1%,为2419亿日元。码洋跌幅之所以低于发行量跌幅,是因为刊物平均单价的上调。当然这背后是制作成本的上涨和广告收入的下降,月刊上调2.9%,平均为569日元;周刊上调3.1%,平均为328日元。价格调整的杂志达250种以上。

  首先,地震的影响是局部的、地区性的,而不是全国性的。因地震及伴生的核事故而造成节能限电、书店停业(或缩短营业时间)、纸张不足、广告自肃等问题,虽然对出版业有短暂的影响,但并不构成决定性的影响。相反,因地震,公司上班时间调整,娱乐业停摆,上班族的闲暇时间被拉长,人们反而有了比较从容的 时间。加上用电限制,也使人们的眼睛从电脑屏幕上回到纸张,读书成了唯一的消遣。

  关于杂志

  电子出版的竞争

  其次是资金问题,也与中盘商密切相关。一些大型出版社推出一本新书后,先以趸卖的形式批发给中盘商,并从后者处拿到全部码洋。半年的新书销售周期过后,刨除卖掉的实洋,未卖掉的书被退回出版社,出版社再把退货部分的码洋退还给中盘商。如此,在现有的流通消费体制下,中盘商实际上扮演了类似银行那样的金融机构的角色。譬如某出版社出版一本新书,印了一千册,定价为一千日元。一俟出版,出版社便能从中盘商那里得到全部一百万日元的码洋。极端的情况下,譬如该书内容曲高和寡,在整个销售周期内仅卖出了一册。那么半年之后书被退货,出版商再把剩余九百九十九册书的码洋退给中盘商就是。但半年的时间,全码洋毕竟在出版社手中,充当流动资金。可一旦书被退货,流动资金便会断档,因此,出版商为了生存,只好启动下一本书。如此,为维持现金流而出版,乃至不得不出版很多无意义的书,甚至垃圾书,造成无谓的资源浪费。正因为在产业构造上,中盘商握有举足轻重的权力,从书的配送到资金回笼,你都离不开他。如此被深度捆绑的结果,也是日本大型出版社无法自主实现向电子出版转型的原因之一。

  1995年阪神大地震时,出版业也曾经历过短暂的低迷,但翌年便迎来了日本当代出版史上最辉煌的时期。据曾经历过那次地震的书店业主回忆说:“开始时是孩子们想读书。接着,大人们开始感到活字饥渴,于是纷纷来到书店。”可以说,同样的经验,亦适用于此番巨震。顺便提一下,今年(2011年度)日本第一大畅销书,是一本由受灾地区的新闻工作者自己拍摄编纂的震灾写真集。截至8月,便已经卖出四十五万册。其他几本过去付梓的、但销售业绩平平的与地震和自然灾害有关的 书,也纷纷再版,大卖特卖。如小松左京三十年前的社会幻想小说《日本沉没》和广濑隆的《核反应堆定时炸弹》等。

  谈日本出版,不能只谈 书,而要关注涵盖了 书和杂志、报纸等纸质出版物及电子出版的内容与创意与产业,是广义的“大出版”概念。原因很简单, 书出版与新闻媒体密不可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出版社既办刊物,新闻媒体也办出版社,许多还是大型社(著名者如中央公论社、文艺春秋社、朝日新闻社等)。从媒体到出版的距离很“短”,很直接。整个出版产业,从1960年到1975年维持了两位数增长,1976年到1996年维持了一位数增长,1996年达到高峰。1997年开始走下坡路,直至今天。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以东贩、日贩等 书批发商(中盘商)为核心,日本形成了稳固、高效的 书流通体制。其凭借 书再贩制度,不仅使出版社和书店利益共享,甚至也在相当程度上维护了作者和读者的权益(过去三十年来,日本 书基本未调价,书价比较合理)。所谓“再贩制度”,全称为“再贩售价格维持制度”,说白了就是新书不打折,无论是对地面店,还是网店,全国城乡统一价格。

  关于书店

  据日本ABC协会统计,震后的2011年4月,五大全国性报纸中,《读卖新闻》的发行份数比震前的2011年3月减少7万份,为995万份,为十七年来首次跌破1000万份;《朝日新闻》减少16万份,为770万份;《日本经济新闻》减少3万份,为301万份;《每日新闻》增加2万份,为347万份;《产经新闻》增加4万份,为165万份。主要跨地区性报纸中,《中日新闻》减少800份,为268万份;《东京新闻》减少1万份,为53万份。

  据日本出版科学研究所的调查统计,2009年度,全国书籍、杂志的销售额经过连续五年的递减,跌破2万亿日元(翌年又进一步跌破1.8万亿日元),此乃二十一年来的最低纪录。其中,书籍销售量减少4.5%,为7.1781万册;码洋减少4.4%,为8492亿日元。百万级畅销书只有村上春树的《1Q84》(1、2卷)(223万册)和《似乎会读却又不会读的易错汉字》(114万册)两种;而2005年以来,每年都会有百万级畅销书四至七种――种类减少(但2010年度又回到四种)。

  近年来,随着网络社会的深化和电子出版的普及,在日本媒体和出版业界流行一个词汇叫“脱活字”,意思是读者的 越来越依赖电子媒体,而日益脱离印刷活字。的确,看近年来 书、杂志的发行统计,销售码洋的低迷确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也诠释了出版社的某种危机感。但另一方面,古旧书店近年来持续增长,尤其是上述那种从店铺感觉到经营内容迥然有别于传统旧书店的所谓“新古书店”及“漫画咖啡”的大量涌现,相当程度上弥补了出版业的衰退势头。就一般读者而言,购买的 书中,旧书的比例比十年前大大增加。而个人的 量,则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如此看来,为出版界狂喊不已的所谓“脱活字”,无非是出版业界既有商业模式本身的崩溃而已。过去五年来,每年都叫喊“电子出版元年”,可到头来却始终未走出“元年”,恐怕也是这个原因。而回过头来看,对于这种状况,那些以持续的海量发行造成书的过剩供给,不断重复上演市场细分化和读者争夺战的出版社自己,应该说也有一定的责任。况且,加上日本独特的以中盘商为核心的发行流通体制,既有的出版社对电子出版基本持保守态度,所以电子出版的竞争尚处于口头喊“狼来了”的程度,离真狼奔突而至,应该说还有相当的距离。

  不过,这样一来,好像说中盘商是一个“恶汉”的角色――这也有失厚道和客观。毕竟,长期以来,多亏了东贩、日贩等中盘商在全国城乡以统一标准的手续费配送书籍,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流通制度,才能在全国无论哪里,哪怕是偏僻的乡下小书坊,也能简单迅速地得到所需书籍。今天的日本相对于外国,以接近100%的高识字率和 量大著称,这种 习惯又促进了日本 的多样性和经济发展。而如此难能可贵的 习惯之所以形成、扎根,不能不说这种以中盘商为核心的独特的出版流通体制功莫大焉。但是,在网络社会的今天,这种出版流通体制本身也需要转型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日本的报纸,是舆论的晴雨表。报纸订阅量的浮动,直接关涉当前的重大政治议题,最主要的,就是核电存废之争。《读卖新闻》囿于其自身的历史(《读卖新闻》的前社长、前内阁科技厅长官正力松太郎生前力挺核电,被称为“日本核电之父”)与保守的政治立场,即使在震后仍力挺核电,开罪了大量读者,导致发行量下降;《每日新闻》和《东京新闻》则因力主废核,而深得人心,发行也看好。

相关的主题文章:

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看话剧《小井胡同》

  在小井胡同,与小媳妇旗鼓相当、同样可以假“阶级论”而行其道的人,只有电车工人刘家祥。也许是在小市民中浸淫太久的缘故,他很少炫耀自己的先天优势,除 了有一次为马德清藏的那一盒子药方子,他与小媳妇争执起来,半开玩笑地说:“我干过的错事,说过的错话不少,可有一条,地、富、反、坏怎么就一样也摊不上 呢?”可小媳妇并不买他的账,她针对石掌柜说的“刘大哥是老工人,根子正”辩驳道:“根子正?根子正不能吃一辈子!不能唯成份!”她这一招很厉害,刘家祥 的命运一下子就被她攥在手心儿里了。于是才有最后那一幕,刘家祥的腿在地震中被砸断,她竟要求医院不给做手术,还让工厂停发了工资,“明说了吧,他要是腿 不折,照样抓起来”。在她的逻辑里,这正是阶级异己分子应该享有的待遇。这一笔让我们看到了剧作家的深刻,无论如何,那个时代的太多悲剧都基于这样一种理 念,即新人类的产生和社会的进步,将取决于某个群体生存权的被剥夺。而难以处理的还是刘家祥这样的中间人物,如果说小媳妇的难度在于这个人物的复杂性和丰 富性,那么,刘家祥的难度却是他的模糊不清与浑沌一片。濮存昕的松弛,不刻意,不强调,或许正接近这个人物的本色。

  剧作家李龙云自是写人的高手,他的《小井胡同》,有几十个人物出场,除了红卫兵、火葬场工人、小井胡同居民等群众角色,凡有名有姓者,都写得有根有据,生 动活泼,可谓无一人无来历。小媳妇是该剧的核心人物,尽管她出场比较晚,但很快就从边缘进入舞台中心,成为牵动整个剧情发展的叙事动力。小媳妇来自农村, 我们猜想她应该是经历了土改的翻身农民,这个身份为她日后在小井胡同大显身手提供了必要的支持。所以,小媳妇的得势就不仅仅在于她的善于弄权,而是时势使 然。如果说她狐假虎威的话,那么,这个可以为她所假的“虎威”,不是别的什么,恰恰是流行于当年的阶级论。这一点恰好也表现为第二幕所以发展到第三幕的原 因之一。由此我们可以理解,“文革”不是从天下掉下来的,也不是哪一个人的阴谋或权力欲的爆发,而是一种合乎逻辑的演进和势所必然。因此我要说,小媳妇不 是坏人,她只是赶上了这样的时势;她也不是故意的要弄权,她只是“很有心计”,她的行为并没有脱离她的阶级属性,她不过是按照一种“内心指令”在做事罢 了。

  对戏剧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以为非人莫属。而且这个人,一定不是抽象的、一般意义上的人,而是具体的、有其特殊经历和个性的人。话剧《小井胡同》,又何尝不是一场“人”的盛宴?

  戏剧舞台对于人的创造,始于剧作家而终于演员,导演则介乎其间。剧作家提供人的文学形象,导演和演员将其在舞台上复活,观众则根据自身的经验想像和丰富了 人的舞台形象,戏剧的使命既由此而得以彰显。至于《小井胡同》,常常有人称道它的人情世故、世态炎凉、市井生活、时代变迁,乃至历史反思,然而,离开了人 的创造,这一切都将失去依托,无所附丽。曹禺曾经指出“社会问题剧”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他谆谆告诫年轻作者:“如果我们仅仅写了社会上的问题,而忘了或 忽略了写真实的人,真实的生活,那么我们的笔下就只有问题的代表人物,而没有真实生活中的人,没有那种活生生的、一点不造作的人,那种‘代表人物’是不会 被人们记住的。”

  如果说,这种结局放在石掌柜身上还有些喜剧意味的话,那么,“文革”当中,他那个空军司令部的侄子让小媳妇当众揭穿,却给人一种身世的凄凉感,人们不难品 出其中的辛酸滋味。很显然,生活中无所不在的恐惧构成了这个人物最基本的心理动作,他的目的无非是要遮挡那块烙印或“胎记”,以求得生活的安稳,而每一次 都使其处境变得更加糟糕。这也许就是我们看他总有些悲喜交集的原因。正是这些栩栩如生的人物,在舞台还原了一段历史。他们既是历史的载体者,同时,也是戏 剧性的承担者。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完全可以说,没有人就没有戏剧!

  石掌柜这个人物与小媳妇、刘家祥比较起来就单纯多了。他的阶级属性已经决定了他在小井胡同的地位和处境。所以,他做什么事都显得有点巴结,他的积极,看上 去总觉得是在故意为之。这在第二幕中表现得尤为真切,何冰的表演更突出了他的心理动作。大炼钢铁要争第一,要追赶跑在前面的大井,他提出了扒房找炮的主 意:“这点破南房呢,是我的,可为了大跃进,就是割我身上的一块肉,我要是眨巴一下眼睛,那叫我跟政府二心。”他这么说,不能否认有其真诚的一面,但这真 诚有时却因其夸张而露其马脚,比如他用水萝卜尾巴冒充耗子尾巴,就显出了他的真诚、热情之中是有那么一点虚的。剧作家在这一幕结束时把那尊莫须有的炮安排 在他住的北屋下面,恐怕就有揶揄他的意思。他只能咬咬牙说:“拆!把房子拆了,政府给咱们盖高楼!”

  这正是小媳妇“不容易”的地方。这里所谓不容易,主要是指将她呈现于舞台比其他角色有更大的难度,也就是说,作为演员,不仅要演出她的“恶”,更要演出她 的“真”,这个“真”是更内在的,也是更可怕的东西,其中包含着剧作家对于历史逻辑残酷性的深刻揭示。岳秀清为这个人物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她的表演,呈现 了这个人物的复杂性与丰富性,她很有分寸地控制了这个人物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而非简单化、概念化和漫画化地处理这个人物,观众很难通过她的表演对这个 人物做出直接的道德评价。如果说有什么不足,我觉得还是剧作本身的先天不足,这种不足更多地源于时代和个人的局限性,即“文革”的痛感还强烈地支配着创 作。这样来看,第四幕尾声出现的“送小媳妇去火葬场”那场戏,虽近乎喜剧,也就可以理解了。

相关的主题文章:

诸葛亮是如何“依法治国”的刘典Dragon新浪博客

建国之初,诸葛亮受刘备之命,会同法正、刘巴、李严、伊籍等人共造《蜀科》,开始了立法工作。由于文献无征,我们今天已无从知晓《蜀科》的具体内容。不过,有学者利用其他材料进行了推测,我们可以据此窥知《蜀科》的大略情况与诸葛亮的思想相一致。同时,诸葛亮还曾作“八务、七诫、六恐、五惧”,皆有条章,以训厉臣子。

治军方面, 则在《武侯兵法》中立有轻、慢、盗、欺、背、乱、误七禁 ,并且对这“七禁”作了详细的说明,有此者斩之。这样,诸葛亮的法治政策就有了法律条文上的保证,首先做到了有法可依。

适逢刘氏集团CEO刘备将公司迁移到荆州,新兴的集团充满朝气,需要大量的人才。刘备向当地教育界的大佬水镜先生咨询人才信息,这时,诸葛亮的人脉发挥出它的强大效应,司马徽当即就向刘备推荐了诸葛亮,赞誉他有“经天纬地之才”。

但是因街亭的失责,诸葛亮坚决地依法将其处死。另一方面,在他死后,诸葛亮又“亲自临祭,待其遗孤若平生”,以至于使“十万之众为之垂涕”。再从诸葛亮整个政治上看,他在蜀国以“立法施度”、“科教严明”著称,所谓“尽忠益时者虽仇必赏,犯法怠慢者虽亲必罚,服罪输情者虽重必释,游辞巧饰者虽轻必戮”。

作为政治家和军事家的诸葛亮早已被历代史籍所称颂和被后代各阶层人士所推崇,但他作为一位杰出的思想家和成功的法治实践家的巨大成就,却尚未被人们广泛的熟识接受。

作为具有儒家政治文化思想的诸葛亮,在东汉末年军阀混乱,诸侯争立的时代,在他跟随先主刘备辗转创业和托孤辅政的20余年治理蜀汉的政治和军旅生涯中,形成“德主刑辅”为主,仁政与法治并举,恩德与威严兼用的以正统儒家思想为核心、法家思想为手段的完整系统的思想体系。内儒外法、厉行法治、适势定法、并存刚柔、执法严明、宽严有度、刑不择贵等方面的立法精神及执法准则,既是其思想体系的重要内容,也是其法治思想的明显标志。

史书记载,诸葛亮于汉灵帝光和四年出生于琅邪郡阳都县的一个官吏之家 新版《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诸葛氏是琅邪的汉族,先祖诸葛丰曾在西汉元帝时做过司隶校尉,诸葛亮父亲诸葛圭东汉末年做过泰山郡丞。

建安二年,诸葛亮的叔父诸葛玄病逝;汉献帝已从长安李�手中逃出,迁到了曹操的许县。诸葛亮此时已16岁,平日好念《梁父吟》,又常以管仲、乐毅比拟自己,当时的人对他都不屑一顾,只有好友徐庶、崔州平等好友相信他的才干。人称“卧龙”。他与当时的襄阳名士司马徽、庞德公、黄承彦等有结交。

诸葛亮本是布衣,躬耕于南阳,他怎么就一步登天做了刘氏集团的二把手了呢?诸葛亮的上位,来源于一次极为成功的“面试”考核,这场面试后来载入了史册,成为后世无数读书人求职的“金牌”攻略,这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三顾茅庐”。

草庐中的“隆中对”让诸葛亮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自己的远见卓识和过人才干,使得刘备感激涕零,携诸葛亮回归新野。

危急时刻,方显英雄本色

他的这种做法,得到百姓的拥戴,据陈寿说,亮死后,“黎庶追思,以为口实。至今梁、益之民,咨述亮者,言犹在耳,虽《甘棠》之咏召公,郑人之歌子产,无以远譬也。”

在中国历史上“法治”与“人治”始终是一对矛盾。同是出于维护封建政权,儒家系统强调的是人治,法家系统强调的是法治。

诸葛亮以用法严峻著称,但奇怪的是,被诸葛亮“严刑峻法”惩罚过的人却都在听到诸葛亮去世时都垂泪涕零。为什么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呢?现在就以几个人为例,研究一下诸葛亮可贵的执法精神与方法。

俗话说:“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在如今的信息化的世界,不管是热血未尽的年轻人,还是暮年初显的高龄者,古典四大名著永远是茶余饭后说不完的谈资。

“不求闻达于诸侯”

何以会如此呢?陈寿总结说:“刑政虽峻而无怨者,以其用心平而劝戒明也。”又引孟子的话说:“以逸道使民,虽劳不怨;以生道杀人,虽死不忿。”所谓“用心平”也即“开诚心,布公道”,就是清楚地表明严格的执法,是出于国家的利益 soul耳機專櫃,而非出于私心私利。所谓“劝戒明”、“以逸道使民”、“以生道杀人”,就是对被处罚者来说,也使他能清楚地明白,严格地执法,是从根本上对他的关爱和维护。

一步登天的金牌面试攻略

比较来看,无论是过于“人治”,还是过于“法治”,对于整个国家的长久稳定都不是好事,但是其中的“度”,千百年来很少有人能够把握,就像在两个鸡蛋上跳舞,踩碎哪个都会引发严重地后果。而诸葛亮治国思想中最大的特点,恰恰是做到了既严于法,又重于情。

夷陵之战后,蜀汉内外交困,形势愈加危急。曹魏从北方窥视,欲乘蜀之新败加以攻灭;孙吴扼守荆州,使诸葛亮不能东向。以匡扶汉室旗号起家的蜀汉苟安一方,进退两难。内部各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越来越错综复杂,特别是益州旧地势力待机而行,树欲静而风不止,领受先主遗诏的诸葛亮十分清楚当时的局势。

在马谡被斩之后,诸葛亮未株连家人,而是将马谡的后代视若己出,安顿好马谡的家庭生活,他实现了“情”与“法”的完美交融,其人性的光辉由此可见。

听了徐庶这一番话,刘备更是如梦初醒,喜曰:“愿闻此人姓名。”然后同关、张前往南阳请孔明。就这样,虽未与主考官谋面,诸葛亮已利用舆论的力量,起到了先发制人的作用。

比如我们都能熟知的“挥泪斩马谡”就是一个很具代表性的例子。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号liudian2011,下方是二维码。每天会有我的文章推送,更多地与大家分享我的所见、所想、所感,希望与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交流、学习同时,我在使用网易云阅读,大家也可以关注“刘典的文化天空”,与我互动交流,感谢各位朋友!

莲花盛开独此处

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看,推行法治、增强国力、巩固政权已成为蜀政的迫切要求,诸葛亮这时总揆百官、独担大任所面临的任务就十分艰巨。同时也应看到,正是因为局势的危殆,修明政治的难为,方显出诸葛亮的英雄本色,其封建法治才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可贵的亮点。

陈寿评价诸葛亮是“用心平而劝诫明”。“用心平”就是公平,“劝诫明”就是公开,公平、公开,也就公正。虽然诸葛亮用法严厉,却造就了一个三国中治安最好的国家,他不仅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他的法律智慧也值得后人去深思。

后来刘备手下的重要谋士徐庶也强力推荐,一句“若得此人,无异周得吕望,汉得张良矣”让刘备茅塞顿开,急问:“此人比先生才德如何?”庶曰:“以某比之,譬犹驽马并麒麟,寒鸦配鸾凤耳。此人每常自比管仲、乐毅。以吾观之,管、乐殆不及此人。”



诚然,赦宥作为调整社会矛盾的一种手段,有时也会起到收拢人心、稳定社会的作用。但是,如果不去严明法治,公平赏罚,而只寄希望于通过频繁的赦免来求得臣民归心,那只能是舍本逐末,根本无法消弥固有的矛盾,反而会使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历史上这类教训很多,诸葛亮之前的刘表如此,其后的后主刘禅也是这样,这也就是老祖宗“刑乱国用重典”政治智慧的最好体现。

所谓人治,并不是不讲原则,儒家所主张的“道”,就是他们所理想的社会原则,《论语》中提出“守死善道”,荀子则明确地说过“从道不从君”“从道不从父”。但他们立足于宗法血缘关系,又主张“尊尊”“亲亲”,所谓“尊尊”“亲亲”就是讲“情”。所以当“情”与“法”相冲突的时候,他们就只有让“法”屈从于“情”,孔子就明确地主张“父为子隐,子为父隐。”所谓“隐”,就是包庇。因此,在整个封建时代,殉情枉法是自然而普遍的现象,让国家的法规很多时候成了一纸空文。

在世时被封为武乡侯,谥曰忠武侯;后来的东晋政权为了推崇诸葛亮的军事才能,特追封他为武兴王。代表作有《前出师表》、《后出师表》、《诫子书》等。发明木牛流马、孔明灯等。诸葛亮在后世受到很大的尊崇,成都有武侯祠,大诗人杜甫也有赞扬诸葛亮的《蜀相》名篇传世。

诸葛亮,字孔明,号卧龙,汉族,琅琊阳都人,三国时期蜀汉丞相,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



严刑峻法下的人性光辉

据《三国志》及裴松之注,诸葛亮与马谡关系非常好,在平定南部的少数民族时,马谡还曾提出过极有益的建议,马谡是诸葛亮极为看好的青年俊才。

诸葛亮急症猛药,重典治国,时人讥为“惜赦”,即在赦免他人罪行方面十分吝啬。面对这种非议,诸葛亮溯古察今,阐明随便赦宥的危害,要求赦不妄下,体现了其法治的严肃性。

但是后来家道中落,诸葛亮3岁母亲章氏病逝,诸葛亮8岁丧父,与弟弟诸葛均一起跟随由袁术任命为豫章太守的叔父诸葛玄到豫章赴任,东汉朝廷派朱皓取代了诸葛玄职务,诸葛玄就去投奔荆州刘表,家于南阳郡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也就是诸葛亮高卧的隆中之地。

作为《三国演义》中重点描述的主角之一,诸葛亮身上的传奇色彩背后,隐藏着高人一等的处世哲学与治国智慧。今天,我们从法律的视角重新解读这位卓越的政治家,领略他鲜为人知的法律智慧。

在“情”与“法”两个鸡蛋上跳舞

虽然诸葛亮在刘备集团很早就居于高位,但真正掌握大权,成为实质上的“一把手”是在刘备去世之后。

虽然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但他在未发迹前,却是一个在乡间“不求闻达于诸侯”的草民。

在一个本质上“非法治”的时代,诸葛亮能够“依法治国”,如同淤泥之中盛开的莲花,十分了不起。诸葛亮却不但做到保证了法律的正常运行,坚决贯彻用法律来治理国家,还做得非常好,数千年历史,就此一家,别无分号。

所谓“法治”,核心的特点就是排斥“情”的干扰作用,在中国古代的法家是如此主张,古希腊的亚里斯多德也曾极其明确地强调:法律“是全没有感情的”。但是完全地抛弃“情”,又是违背人类天性的,所以在中国古代的舆论上,法家并不怎么受欢迎,连司马迁也批评他们“刻薄寡恩”。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vedoor プロフィール
カテゴリ別アーカイブ
タグクラウド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 ライブドアブログ